技術晉升的評定與博弈

近兩年在負責公司技術人員晉升相關的工作,所以有了一些思考。去年寫了一篇《程序員的成長階梯和級別定義》定義了程序員的晉升之路,但其中有一點實際并沒有想的特別清晰,那就是關于技術晉升級別的評定。評定是一個非常主觀的過程,正因為其主觀性才帶來了一些困惑,關于這些困惑,最近獲得了一些新的啟發,所以想寫下來探討探討。

絕對和相對

码报开奖结果本期 www.iwqgw.icu 在公司的早期時候,技術人員的晉升基本就是直屬領導說了算,沒有一個客觀的評價標準,領導的主觀判斷占據主導因素。后來隨著人員規模的擴張,這樣的評價體系難以適應,所以開始成立技術委員會來讓專業人員評定專業人員的級別。

即使是讓專業人員評定專業人員依然存在一個標準的問題,這個標準到底應該怎么定?一開始我們就標準問題進行了大量討論,也參照了業界標桿公司(騰訊)的一些標準制定方法。制定標準的初衷也是為了給評定過程增加客觀性,將人的主觀判斷約束在一定的客觀范圍內。

既然有了標準,那么只需判斷相應技術人員是否符合某個技術級別的標準,這屬于一種按絕對客觀標準來評定的過程。這看上去似乎簡單可操作,但實際情況下會與公司的另一項限制產生沖突。一般公司每年的晉升人數都會有一個比例限制,這是出于控制與優化人才結構和成本的考慮,因而按照絕對標準去評定的結果可能多于,也可能少于這個比例限制。這是一個一直以來讓人很糾結的沖突點。

如果考慮這個比例限制,就會變成按所有參與晉升人員的評定打分排序的一個相對標準,這樣就沒有一個客觀的專業性評定標準。所以真正的評定中,需要同時兼顧二者,既有絕對標準的判定也能相對進行排序。

那么我們怎么做的?在最近的一次評定中采用了投票加評分雙因素,多人制評定中(一般 5~7 人),得到絕對多數票(7 過 5,5 過 4)通過,可以認為滿足這個級別的絕對客觀標準。另外還會根據多個維度對候選人進行評分,評分主要用于得票相同人選的排序,以得到相對優先次序。

通過專業客觀標準來約束人的主觀評定范圍,得到絕對性;通過多人多維度進行打分排序,得到相對性。但在評定過程中還有一些其他特性需要考慮,比如:可操作性,公平性,甚至還有成本。下面我們進一步看看這些方面。

過程與維度

前面說到了多人多維度打分,那么到底該有哪些維度。這一點在網上流出的關于騰訊公司的技術素質模型中,給出了 4 個大維度,16 個小維度,每個小維度又細分 7 個級別。我以其中與我們比較接近的后臺研發為例,列一下這些維度:

  • 通用能力

    • 解決問題

    • 項目管理

    • 學習能力

    • 創新能力

  • 專業知識

    • IT 服務管理;規范和流程

    • 安全(防止入侵、對抗惡意的用戶側行為等)

    • 運營運維(比如機型類型等)

    • 前后臺開發知識:操作系統、網絡、開發語言、程序開發、第三方軟件/系統

    • 業務知識

  • 專業技能

    • 高性能低成本后臺系統設計與實現

    • 高可用性系統設計與實現

    • 軟件架構能力

    • 復雜業務系統的設計與開發能力

  • 組織影響力

    • 方法論建設

    • 知識傳承

    • 人才培養

我們曾經參考了這些維度并結合自身的實際情況做了一些調整,嘗試在這 4 個大維度 16 個小維度上分別打分。經過一次實際操作后,發現很難在半小時到一小時的述職評定中判斷這么多維度。最近讀一本關于大腦工作原理的書時,提到人的大腦一般只能同時記住和判斷 4 到 5 個并行的任務。繼續細分小維度去判斷,會讓人感覺大腦負擔不過來。所以,后來都調整為只在 4 個大維度上做打分判斷了。

晉升過程一般由 HR 部門驅動發起,經過各個部門直屬領導提報候選人,再經由技術委員會進行專業線評定,再去到管理層復議,最后又回到 HR 部門最終確定。這個過程中就像一整條過濾器鏈路。對于候選人 HR 部門發起時,只做必要的資格確認,比如是否滿足年限,是否存在公司行政處分導致失去資格等。部門的直屬領導提報實際相當于是對候選人過去一個晉升周期內績效的認可,而技術委員會的絕對標準評定通過后,是對專業能力的認可。最后管理層的復議,是綜合考慮整體和局部的利益,還包括經濟和成本相關的事宜。

這一節,探討了多維度評定的過程和可操作性問題,那么還有個問題,就是公平性如何?

博弈與權衡

評定過程的公平性是所有參與方都關心的問題,這個過程咋一看還算公平,里面有絕對客觀的資格篩查,而對于主觀的人為評定也分散到多人,避免了個別人的好惡影響,并且還由客觀標準限定了人為評價范圍。但這里面依然存在不公平因素,這個因素就是評定過程本身的形式。

程序員的特點多擅長和機器打交道,編程能力強于表達能力。而評定的過程是靠述職這種形式,它偏重于表達。而一個完全不擅于表達,而編程和解決問題能力很強的人,在這樣的形式下就會吃虧,這就有失公平性。但反過來說,如果要追求一個對所有人絕對的公平方式,那么可操作性和成本可能就沒法很好的控制。

對于這種擅長編程和解決問題,但不擅長表達的人,自己需要思考下如何體現你的長處?我提一種方式吧,喜歡編程可以通過內部的源碼管理工具展現自己的代碼貢獻、甚至參與外部的開源項目,這些其實都是有記錄的,甚至比嘴上表達得更有力量。比如,像章亦春(OpenResty 項目發起人)就不需要靠說來體現自己的編程能力。另外,我也聽過他的技術分享,他的表達能力和編程能力同樣出色。正如我曾經在文章里多次說過的,編程能力也許是你的最大價值,但也別忽略傳遞這份價值需要的成本,這份成本最終也會體現在你的市場價值里。

之前讀到吳軍博士兩篇講關于法律的文章,在傳統的理解中法律應該是最在意公平和正義的,但在吳軍的文章中提及了幾個概念:民意與民義、民力與民利。其中闡述了這些概念代表的內容與法律代表的公平與正義之間地博弈和權衡過程:

在現代社會中,一切都是有成本的,絕對的正義是不存在的。當給予一部分人正義時,可能要以在其他地方付出巨大的成本為代價。如果一個判決伸張了正義,但是讓受害的一方更倒霉,這就違背了司法中關于民利的原則。

所以,司法判定要同時考慮這四個概念代表的內容:

  • 民意:人民的意圖

  • 民義:人民最在乎的公平和正義

  • 民力:人民讓渡給國家政府維護正義必要的力量

  • 民利:人民的利益

你會發現司法判定和本文的晉升評定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需要判定一個事情,也都受這四個因素影響導致的博弈和權衡。評定中的「民意」來自直接參與晉升的個人,其相關的直屬領導和所在部門。而「民義」,依然是保證公平。但「民力」來源則不同,評定的權力實際來自于組織,而非群眾,所以最后的「民利」實際就應該是組織的整體利益,評定判定實際就是站在授予權力的一方,兼顧公平和利益。

當絕對的公平和利益發生沖突時,法律的判定實際更站在利益一方,符合民利原則,這就是吳軍文中給出的一些觀點和啟發。那么技術評定中的公平會和組織利益會產生沖突嗎?什么是更符合組織利益的?也許人員和團隊的穩定與良性流動是有利于組織利益的,選出更能代表組織技術實力的技術人員是更符合組織利益的。當把這些因素都考慮進來后,真正的評定實際是所有這些因素的博弈并達到平衡。

...

晉升評定本身就是一個隨著人、環境和標準地變化也在不斷變化的動態不確定性問題。這樣的問題,在一些不同的時刻你總會需要去得到一個確定的答案,即使這個答案不會讓所有人滿意,事實是它絕對不可能讓所有人滿意。


上一篇: 開發人員與非技術同事溝通的七個聰明策略

下一篇: 一個程序員的愛情故事

分享到: 更多
来几局百人牛牛有规律不 9线777水果机连线app 1分钟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幸运快3单双怎么稳赚 飞艇计划手机app软件排行榜 体彩最晚几点可以买 重庆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北京pk10定位胆选 大乐透机选号码体彩 网络真人龙虎骗局 下载app送1888彩金 新时时中大奖 免费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欢乐斗牛看牌抢庄 15876计划网时时彩 时时彩每天买组六稳赚不赔